蔡某、孙某某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18日字数 3346

承德县人民法院

刑事一审判决书

(2020)冀0821刑初189号

公诉机关承德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男,1969年6月8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河北省承德县。(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崔鸣,河北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某某,男,1967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群众,捕前住河北省承德县。2006年6月9日因犯盗窃罪被承德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2020年8月17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20年8月27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经审理查明,2020年6月27日16时许,在承德县下板城镇帝贤家园张某棋牌室内,被告人孙某某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因打麻将发生争执,后双方撕打在一起,被告人孙某某将蔡某打伤。经承德县司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蔡某L3椎体压缩骨折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受伤后在承德县中医院住院治疗3天,经诊断为多发性软组织损伤,L5椎体滑脱,L3椎体骨折,花费医疗费人民币14631.00元、鉴定费人民币1000.00元、交通费适当考虑300.00元、误工费人民币2549.58元(住院3天,出院后考虑误工30天,共考虑误工33天,33天×77.26元/天)、护理费人民币300.00元(3天×100元/天×1人)、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50.00元(3天×50元/天)、营养费人民币60.00元(3天×20元/天),合计人民币18990.58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的陈述,证实2020年6月27日下午我和孙某某等人在张某棋牌室打麻将,孙某某骂骂咧咧的说不玩了,我说不玩算账,孙某某就骂我,我就跟他吵吵起来,孙某某拿起木凳子打我腰上了,当时就把我拍倒在地上,我从地上爬起来出去到门口,给我媳妇打电话但没打通,后我又返回屋里,我对孙某某说“我不该你不欠你的,你凭啥打我”,孙某某说“我打的就是你”,这会棋牌室的老板娘张某就抱着我说别打架,我说“我不打架是孙某某打的我”,这时孙某某又拿凳子要打我,但是被我躲过去了,我就出去了。出屋后我到隔壁小卖部买了瓶水,又返回到棋牌室,孙某某看我进屋了,拿起棋牌室屋里的装着开水的快壶往我身上泼,我上前和孙某某夺快壶,我踹了孙某某肚子一脚,孙某某被我踹的一弯腰我就把快壶夺出来了,夺出快壶后,我用快壶朝着孙某某的头部就打,我记得打了他三下,第三下的时候,孙某某的头部就流血了,我看流血了就没再打孙某某,孙某某就说要报警,之后他就报警了。当时在场的有棋牌室的老板娘张某,还有跟我一起打麻将的人,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我是棋牌室老板,2020年6月27日16时许,孙某某和蔡某在我棋牌室打麻将,因为打麻将他们发生争吵,孙某某拿凳子要打蔡某,但没打到,打到了我的麻将机上,之后二人就往一起够,也没够到一起,孙某某和蔡某就对着骂,之后蔡某就走到孙某某面前伸着头对孙某某说“你打,你打。”孙某某就拿起一个折叠桌子拍在蔡某后背部了,具体拍在哪我也没注意。然后蔡某就躺在地上了,之后蔡某说头疼,他起来到门口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我说你们两个别打了,老荆就拉着孙某某,然后我就出去报警了,我没打通报警电话,之后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过了一会警察就到了,当时现场孙某某的头流血了,没看到蔡某当时有明显的外伤。孙某某和蔡某二人因为打麻将互相吵吵起来,然后两人就撕吧起来了,就互相拳打脚踢,我和老荆拉也拉不开,孙某某拿着一个水壶,蔡某拿着一个小折叠桌子,他们还是互相打,我就出去叫人了;
3、证人荆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6月27日15时许,当时我和一个姓王的、孙某某、蔡某我们四个在一桌打麻将,孙某某的点不是太好,蔡某点好还话多,孙某某就烦气了,骂骂咧咧的说不玩了,孙某某就开始骂蔡某,之后孙某某就抄起个凳子要砸蔡某,砸到麻将机上了,孙某某又拿一个折叠的桌子要砸蔡某,我看事情要闹大了,我就出去了,不一会警察就过来了,孙某某第一次用的凳子砸没砸到,第二次拿个折叠桌,砸没砸到我没看见,我出去了;
4、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6月27日13时许,我到承德县个男的坐在一桌打麻将,桌上姓孙的嫌姓蔡的打牌墨迹,姓孙的和姓蔡的就吵吵起来了,吵吵了几句他们俩都站起来隔着麻将机吵吵,我就去厕所了,等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姓蔡的拿个水壶要打那个姓孙的,姓孙的就拿手挡着,两个人就互相厮打在一起了,老板娘就在中间挡着,我就回家了;
5、受案登记表,证实下板城派出所接警,孙某某报警称其与蔡某因打麻将发生争执;
6、蔡某的承德县中医院诊断证明书和出院记录,证实蔡某于2020年6月27日至2020年6月30日在承德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多发性软组织损伤,L5椎体滑脱,L3椎体骨折;
7、孙某某承德县医院诊断证明书,证实孙某某经诊断为左顶部皮下软组织肿胀、积气,右侧眶内壁凹陷,右侧鼻骨骨折?;
8、刑事判决书,证实孙某某因犯盗窃罪于2006年6月9日被承德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9、承德县司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证实被鉴定人蔡某L3椎体压缩骨折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
10、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承德县原佳兴物业维修部(现为棋牌室);
11、折叠桌照片一张,证实作案工具情况;
12、承德县公安局下板城镇派出所出具的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孙某某系传唤到案;
13、户籍证明信,证实被告人孙某某系成年人;
14、被告人孙某某的供述,2020年6月27日16时许,我在帝贤家园一处棋牌室玩麻将,在玩的过程中,蔡玉强一直说话刺激我,后又开始骂我,我也还嘴,随后蔡某站起来用拳头打了我眼睛一下,接着蔡某绕过来又打了我眼睛一下,接着蔡某又要够我,我往后退,他没够着我之后,我拿起来一个凳子要砸他没砸到,砸到了麻将机上,蔡某低着头就奔着我来了,我随手拿起来个折叠桌子想砸他但我怕砸坏他,我就又放下了,蔡某还是够着抓我,我往后退,我随手拿起来个水壶,蔡某把我手里的水壶抢走了,照着我的头部砸了五六下,当时我的头部就开始流血了,我就赶紧报警,蔡某用拳头打了我眼睛两下,用水壶砸我的头部五六下,我没有还手打蔡某。现场有棋牌室老板娘跟一个姓荆的,一个姓王的,还有我们俩。

本院认为,被告人孙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人轻伤一级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承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有犯罪前科,量刑时酌定从重处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所要求的医疗费、鉴定费和应获赔偿的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按照实际支出和法律规定的标准被告人孙某某应予以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及伤残赔偿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本院不予支持。后期治疗费应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本院为了保护公民的人身权益不受非法侵害,打击刑事犯罪,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孙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20年8月17日起至2022年2月16日止。)
二、被告人孙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医疗费人民币14631.00元、鉴定费人民币1000.00元,交通费适当考虑300.00元、误工费人民币2549.58元(住院3天,出院后考虑误工30天,共考虑误工33天,33天×77.26元/天)、护理费人民币300.00元(3天×100元/天×1人)、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50.00元(3天×50元/天)、营养费人民币60.00元(3天×20元/天),合计人民币18990.58元。
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长王玉杰
审判员王富
人民陪审员刘娜
书记员雒明硕

2020-1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